seki_青山独往

当君白首同归日 是我青山独往时

犹记当时年纪小

刚才搜tag找到了之前注册的lofter,但是忘记密码了这篇再扔一遍吧显得这里别太空。

犹记当时年纪小
在公交车上看完了《灵魂深处闹革命》这个番外,最后眼睛还是没出息的湿了。我想,关于景峰的这个番外,应该是这本书里最打动我的部分了。
整个番外回忆的是景峰小时候。不出意料的,他的童年残酷又黑暗,本人也倔强坚强的让人心疼。似乎是从那时起,他就变成了一位不苟言笑的少年了罢。二师兄和小双给他的关照,大概是他童年里唯一值得回味的回忆了。沉重的日子里,也只有这些回忆能让景峰稍稍宽慰吧。
中间还穿插了小贱和景峰的第一次相遇。俗套的开始和过程,却没有俗套的结果。匆匆过后,景峰还是对着棺材发呆的小盗墓贼,小贱还是任性的小少爷。
喜欢小双,很喜欢。白斌要背叛师门的消息是他告诉蓝翁的吧,但我还是无法讨厌他。换句话说: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
心疼小双,很心疼。在化金水池里求喜欢的人不要抛弃自己,那是该有多么绝望!而后来在西藏地宫里,即使被景峰抛弃过了,面临死亡的时候,他想到的依旧是他的小师叔。
或许,小双是景峰童年里的一瞬火花,虽然照不亮前方的路,却能感受到温暖。而景峰是小双一生的念想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他都忘不了他的小师叔。
可是小双杀了那么多人。就像斌嫂说的,他就像一张白纸,老头子在上面涂了什么,他就成了什么。我没有笼罩在“会被杀”的恐惧中,也不是受害者的亲人,所以会有种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的感觉吧。
但我还是好喜欢小双,好喜欢景峰,甚至有些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。
这也是我的私心罢,幸好最后杀了小双的不是景峰。
对于景峰来说,小双温暖了他的童年,小贱则明媚了他的一生。这两个少年,都是毫无预兆又轰轰烈烈地,闯入了他平静且沉重的时光里。
而冥冥之中,林展二人的真正相遇好似是在回应景峰的回忆一般———“嗨,朋友。咱们做个伴吧。”
一样的语气,相同的话语。
火车驶来,汽笛鸣起。
我就在新的旅途中遇见你。

FIN.










ps:这真是非天夜翔写的受比较不苏的一篇了,现在各种苏受接近all向真是雷死。

评论

热度(2)